首页 > 电影 > 正文

2018全省党的知识竞赛圆满收官 30家单位荣获优秀组织奖

2019-01-22 02:24:48 编辑:刘二霞 来源:恒彩

“张护卫!”“找死!”无名冷喝一声,对方都朝他下死手了,这个时候他当然不会退让,平平的一拳轰出,根本就没有用什么拳法,只是平平的一拳砸出,这就是所谓的一力降十会了,完全没有任何的花哨和技巧。不过作为天才,这些人都展现出惊人的意志,在姜遇的强大压力之下,反而爆发出难以想象的潜能,登临天阶的速度远快于以往,加上没有人阻拦,大部分人都已经来到了七八百层,最慢的也已经登上了六百层天阶!

“嘣”的一声巨响,电光耀芒之中,瞬间粉碎。随着天辰镜吸收越来越多的的精血,天辰镜上血色的花纹开始越发的诡异起来。

  春运“票圈”有挣扎也有温暖

  随着春节临近,春运车票的抢票高峰已然来临。在抢票大潮中挣扎的你,现在也许崩溃不已,也许焦躁烦闷,但总有一些人,在挣扎背后打开另一扇窗户,让春运“票圈”里的那些故事变得温暖人心,充满力量。

  ■杨建康(隧道建设者)

  帮工友买票 举手之劳让人心生温暖

  这是我来到大凉山的第3年。临近春节,不少工友委托我帮他们购买回家的火车票。

  2019年1月初的一天,亢天才等4位工友结束了一天的辛苦工作后,走进我的工作间,向我提出一个需求,希望我能帮他们购买春节回家的车票。这是每年春运抢票前夕都会发生的事情。

  我们的施工地,位于四川大凉山小相岭。工地上很多工友有着类似的买票困境:一些人不识字,也不了解智能手机上五花八门的抢票软件;在山里,手机信号不太稳定,相比之下,他们更信任“电脑的网速”;开车去最近的火车站也要30多分钟,他们害怕错过最佳的买票时间。

  就这样,每年帮他们买票,成了我春节前的必修课。在我的12306常用联系人名单中,大多都是工友的名字,人数满了,我删一些不常用的,添加些新人……来来回回,我也不记得一共添加了多少人,帮助了多少名工友。但看着他们得知买到车票的愉悦神情,我突然感到这些举手之劳带给我心底一股暖流。

  ■吴淼(媒体人)

  朋友组团抢票背后的幸福感

  从2013年至今,我已经在北京待了5年。每年春节回家,都要经历一场“血雨腥风”的大战。往年,我都是孤军奋战,今年,我和朋友们组成抢票“军团”,一起并肩作战。

  2018年12月30日下午,距离放票还有15分钟,我们3个人聚在楼下Wifi最好的咖啡馆中,紧紧盯着自己的手机。这次抢票,我们制定了方案:每人负责2个抢票软件,同时刷票。

  朋友的助力,帮我节省了不少精力。往年工作忙起来,我总是忘了抢票这回事,甚至会错过付款时间。等闲下来再去看时,无数个抢票软件,各式各样的加速规则,总让人眼花缭乱,不由心生烦躁。现在,我们各司其职,每天在微信中“汇报”自己的抢票进度,顺便聊聊春节回家为家人带哪些礼物,等待车票的过程也就不那么令人烦躁。

  1月4日下午,我收到朋友的信息,我们的车票已经订到!取消抢票订单后,我们都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组团抢票、结伴回家,因为朋友的加入,今年春运的幸福感明显提高。

  ■高云鑫(会计师)

  爸爸妈妈就是我的抢票加速包

  2008年,我从家乡哈尔滨来到北京上大学,毕业后留在这里开始职场生涯,前后算来,经历了10年的春节抢票。

  上大学那几年,互联网购票还没普及,抢票都要去火车站或代售点排队。大三那年冬天,哈尔滨室外零下20多摄氏度,爸爸不想看着我为买票一直发愁,他带着钓鱼用的小马扎,在火车站售票窗口排了一夜才买到车票。

  上班后这几年,网上抢票越来越方便,实在抢不到的时候,我也会买机票回家。但今年有了些不同,我和父母商量着去海南旅游过节。

  去海南过春节已经是很多北方人过年的新选择,机票也水涨船高,价格更贵也更难买。年底是我工作最忙的时候,“抢票”这件事让我十分头痛。

  2018年11月的一天,我突然收到妈妈的一条微信截图DD飞往三亚的机票确认单,乘机人是我。妈妈发来一段语音说:知道你工作忙,没时间抢票,就帮你订上了。

  抢票10年,我体验到了不同交通工具和购票方式的变化,但没有变的,是那张通往家乡的“票”。有“票”才能回家,将这张“票”送到我手中的,一直是爸爸和妈妈的爱。

  ■李茗怡(化名,在校大学生)

  有男朋友在就安心

  2018年9月,我们就注册了携程、智行、高铁管家等几个软件,选了3个备选乘车车次,分享好友加速,还特意找了信号最好的图书馆一角,就盼着能抢到回家的车票。2018年12月22日早上6时,我们来到图书馆,定好闹钟,一遍遍看售票信息。可惜的是,售票开始一秒后,页面就全灰了,一张票也没买到。之后,我们连续刷了半个小时,高速抢票的图标飞转,可还是没有成功。

  尽管男友一直安慰我,但我还是有些郁闷。3天后,男友像变戏法似地拿来2张火车票,他大摇大摆地求表扬,“就说我是不是超级靠谱!”后来,我才知道,他这几天不停地抢票、打电话订票,甚至还去售票处排了很久的队。但这些,我毫不知情,很幸运我们能在最好的年华里相互陪伴。

  ■钟然(化名,销售专员)

  爸妈在等我,倒3次汽车也要回家

  很早就离开家,到北京打拼,以前还能多回几次家,如今一年最多回去两三次。家里的妹妹告诉我,姐姐你多给爸妈打电话,他们最近老是念叨你,也常做你爱吃的水煮肉片,说没准你就回来了。

  “要回去多陪陪父母,工作越来越忙,以后能有几天呢?”这念头一出来,回家的心情分外迫切。可没想到,假请了,年货买了,行李打包好了,回家的车票竟一直抢不到。为提高抢票成功率,我开始在各种群里邀请好友加速,眼看没什么效果,横下心,开通了铂金会员,收到软件赠送的1.5倍抢票加速包、5张抢票券和抢票金手指。

  看着软件上抢票次数快速刷新,我稍微安心了点。但是,刷新了3天、抢票次数显示6万多次,还是没有抢到票。白花了钱还没有票,我有点闹心,最后取消了订单,想着不能退的会员费,心里有点堵。

  爸妈在等我,无论如何都要回家。最终,我选择了倒3次汽车回家。爸妈很担心我,说这么回家太折腾了,但我要回去,因为我知道他们在等我,不管什么时候回家,家里都会留着为我照明的灯,备着我喜欢吃的饭。

  ■路仕平(天安门民警)

  在别人的抢票故事中客串

  定闹钟抢票回家,还是我4年前上大学时候的经历,这几年没有再抢过票,倒不是因为回家买票容易了,而是我已经4年春节没回过家了。

  作为一名民警的我,今年仍然要在岗位上过春节。虽然自己不再经历抢票,我却时常在别人的春运故事中客串。

  去年大年三十中午,我正在执勤,有一名大学生模样的男生将他捡到的一张北京站始发的火车票和一张身份证交给了我。那时,距车票显示的发车时间只有1个多小时了。拿着这张车票,我第一个念头是失主很可能要赶火车回家,现在一定特别着急。我立即将这个情况发布了电台广播。过了一会儿,一个低头寻找东西的女孩子出现在我的视野中,上前一问,她就是失主。把火车票递到她手中后,她激动地告诉我,春节票难买,这张票是她费了半天劲儿才抢到的,如果丢了,不仅没办法补办,回不了家,也白白经历了那些抢票的烦恼。

  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觉得,能和天安门广场上的大家一起过春节是幸福的。大家的笑脸,由我来守护。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见习记者 温维娜 张胶 田沐冉 来源:中国青年报

这帝都大狱,乃皇帝直接惩办当朝文武百官的之地,一有抗旨,犯上的百官,甚至是口头误言顶撞的大官,只要龙颜不悦,管你是皇亲国戚,小至太监,上至一品,都得因皇帝的一句话,关押在此,若是皇帝眼中的大恶者,直接是流进此地,秘密,处斩,当真可谓是伴君如伴虎,当官为龙颜,朝三暮四性命常悬,稍有不慎西归乘鹤。“既然你还敢出现,就不要走了。”

  《啥是佩奇》为啥走红?导演有点儿蒙

  1月18日一大早,微信朋友圈就被一支长约6分钟的名为《啥是佩奇》的宣传片刷屏,影片“温暖、泪目”,而倔强的爷爷打造出的硬核佩奇让很多人觉得很酷。

  该宣传片迅速刷爆了社交媒体,高潮引爆得如此突然,导演张大鹏觉得幸福更觉得有点蒙。直到下午接受采访时,对于这部宣传片的走红,他都是“没预期”、“没想到”的状态,对于外界的各种解读,他更是连称“没想到”。

  导演张大鹏手持影片中的关键道具

  网友狂赞

  好玩儿又想哭

  《啥是佩奇》火了

  英国著名IP“小猪佩奇”在中国有着庞大的粉丝基础,“小猪佩奇身上纹 掌声送给社会人”的段子也曾火过一段时间。《小猪佩奇过大年》讲的是一个充满年味儿的中国故事,影片以真人参演部分和动画剧情相结合,专门设计了国宝熊猫双胞胎的角色,以及舞龙、包饺子等各式各样的中国农历新年习俗,朱亚文、刘芸、归亚蕾、常蓝天、方青卓、李大光、王圣迪、单禹豪等主演。该片由阿里影业、eOne出品,淘票票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发行。

在短片中,大爷为满足孙子的愿望,要给家猪刷红漆

  为了给这样一部动画片提高知名度,营销团队想出了拍宣传片的创意。于是,17日晚间,《小猪佩奇过大年》通过官方社交账号公布了一支宣传片,宣传片的主题为“啥是佩奇”,也是张大鹏进行拍摄的。视频主要讲述了生活在大山里的留守老人李玉宝,为了给他城里的孙子准备新年礼物,问遍全村啥是佩奇的故事,短短的视频让人看得既心酸又感动。网友纷纷留言评论:“幽默中带点感动,看完想回家了”、“真是年纪大了,一个宣传片我竟然看哭了”、“片子拍的真好,硬核爷爷”。

  导演揭秘

  用两天拍成了

  只想讲个质朴故事

  导演张大鹏也被人开始迅速搜索,作为2017中国广告影片金狮奖最佳导演奖的得主张大鹏,1984年6月13日生于北京,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2003年入学)美术系,担任《七种武器DD孔雀翎》导演、《天安门》电影视觉特效设计、《李卫当官DD大内低手》特效导演,《小猪佩奇过大年》应该是他执导的首部大电影。

  去年的《捉妖记2》把宣传横幅贴到了农村,今年的小猪佩奇也要“下乡”,《啥是佩奇》不走时尚妖艳流行风,而是以情动人,质朴却击中人心,有网友评价说:“这是后现代写实主义与英伦波普小猪的一次有力碰撞”。对于这种“跨文化符号”的高级解读,张大鹏表示接不上话,因为自己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些。

  张大鹏表示,自己结婚较早,家庭观念比较强,就是想拍摄一个淳朴的故事来表现春节的团圆氛围顺便为电影做宣传,此外没有更多的“野心”,“这支宣传片是去年12月,在河北省张家口市怀来县花了两天时间拍摄的,就是想通过与动画片具有反差的、不一样调性的叙述方式来讲述这个故事,让成年人也能受到感染”。

  几十个大爷PK

  主演真不认识佩奇

  据悉,主演的老大爷是当地人,是从几十位大爷中“脱颖而出”的素人演员,之前的确不知道佩奇,也没有演过戏,穿着自己的服装表演,非常原生态。张大鹏自认为是一个创作起来很“轴”的人,对于这部短片,他也没有掉以轻心,而是严格遵从于剧本,在现场没有即兴发挥的成分。

  宣传片火爆后,也有网友觉得这是在夸大城乡之间的差距,是对于农村的一种歧视。

  对此,惜字如金的张大鹏进行了反驳,他说:“提问者的心里带着歧视,才会刻意放大这些问题。实际上留守老人们也有卫星电视,也可以看视频直播,这是真实的,不是粉饰。农村可能不如城市便利,但并不是就此来说它不好,城市的发达也有其不好的地方,幸福是相对的。大家的注意力还是要放在故事内核本身,它讲的是家庭里老人对孩子的爱,努力克服困难,最后大家一起看佩奇,过了一个欢乐的年。”

  投资人说

  只是部宣传片

  我们没有功利心

  《小猪佩奇过大年》出品方负责人阿里影业高级副总裁,淘票票总裁、优酷电影总经理李捷昨日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他表示《小猪佩奇过大年》不会有巨大的落差,“这部电影是跟《地球最后的夜晚》不太一样的电影,首先,这部电影的宣传语是‘凭孩子入场’,我们非常清楚地知道,这是一部拍给孩子看的低幼电影。第二,这个宣传片没有任何的功利心,情绪上不存在任何拉高和互斥。第三,《小猪佩奇过大年》是一部动画片,不太容易通过动画片来表达出爱与家的主题,所以,我们才通过《啥是佩奇》这样一部反映乡村留守家庭问题的宣传片来把空巢老人与孩子联系在一起,小猪佩奇就成为了一个桥梁。所以,《啥是佩奇》是宣传片,完全不是预告片,阿里影业也没打算用这个片子提高票房。导演合适的时间做了合适的事,也刚好碰到用户在春节来临之前的情绪,仅此而已。”

  我险些毙了它

  这个爆款很幸运

  《地球最后的夜晚》和《啥是佩奇》的横空出世,突然间让中国电影圈的营销水准提高了好几个层级,对此,李捷强调的是营销的“偶然性”。他坦承自己正是差点毙掉《啥是佩奇》的那个人,他还把这个经历发到了朋友圈上,“当时,电影宣传团队想让导演整个宣传片,找我批准,我一看预算和台词脚本,这么个动画片居然搞这么大宣传片的预算,而且看起来和电影关联度也不高啊,所以我差一点把宣发负责人杨海踢出去。但是宣发团队比我更固执,他们的软磨硬泡让我刹那间觉得不管怎样,这种执着应该支持一下,所以只要有人能合作支持,还是可以做……”

  由此,李捷表示,创新和创意绝对不是被规划出来的,任何一个片方和动画片投资人都不太敢做这件事,这个宣传片到今天为止被毙掉的可能性,重来一遍还是在80%以上,而最终做成了,是有运气的成分。而且,如果没有张大鹏导演,也未必拍出这个片子,“这个片子挺难的,通过一个短片表达这么多情感,很考验导演功力”。

  而对于《啥是佩奇》作为营销案例给业界带来的思索,李捷说:“中国电影票房不是特别好,有很多的原因。包括网络的冲击、题材的同质化,其实也有一部分问题在宣发上面。虽然爆款的出现都有偶然性,但是,也可以看出,电影人在互联网营销上面的用心程度和创意还是不够,还有空间。”

  李捷透露,阿里影业即将跟导演有新的电影合作,他开玩笑称:“我要跟导演签协议,让导演新片也拍一个宣传片,其热度不可以低于《啥是佩奇》。”

  文/本报记者 肖扬

石暴信步上桥,继续向前走去。那种无名的恐惧,那种对不熟悉事物的敬畏,都使得他此刻心底升腾出的气息更为浓烈,而黑色火焰捕捉到这一切之后,也越发显得兴奋起来,就如同鲨鱼闻见了血腥味道,它准确无误地朝着目标进击。可惜的是,数名强大的妖孽已经跃入九百多层天阶,离成功近在咫尺,不可能无缘无故干涉此事,而其余的人皆非熟识,互相防范还来不及,不可能此刻联手。

© 2018 恒彩版权所有 恒彩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文明上网 网站地图